• 前史的一天

    2009-04-09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iqingpu-logs/37678492.html

          生下来的时候,我以为自己是个蛋,后来慢慢发现,蛋上还有手有脚,小鸡出水,屁眼洒金,舌头吐花……啊艮!我每天好像都在吱吱地长,脑仁像夏天的蔓延开的雨云,肉肉如发酵的大面团——但这些,我都会忘掉。

          很多年后,抱过我的人老了,说起曾经的婴儿轶事,我只感到陌生和微微的羞赧,那是我吗?或者只是混沌未凿的前史?人类选择大小便完全能够自理以后才有记忆是有道理的,之前禁锢在一陀小皮囊里,毫无自尊。

          妈说,要记下前史的一天,以备将来寻找潜意识里的本我:

          早上5点睡醒,肚子瘪了,我表示不满,在奶牛妈处用膳,吃完后我比较高兴,大伸懒腰,跟大奶牛唠了会儿嗑,嘿嘿嘿,啊啊,hello,啊不,啊艮,奥奥,嗯,啊够。奶奶来洗了脸、手以及屁股,换上新衣服。玩了一会儿,我困了。

          睡觉。又醒来。晴好无风,奶奶喂点荸荠水,然后抱着上花卷山。好亮啊外面,很多红、绿、蓝,各种人、狗、猫,微风,还有我说不上的东西。姥姥姥爷也来了,我们在山洼处集合,抻手抻脚,相互逗笑。玩了一会儿,我有点困,太阳大得睁不开眼,刚开始生气,就被塞上安抚奶嘴。回家,妈妈去医院搞SM还没回来,把我饿的!两个手全塞到嘴里,他们才看出来,冲60ml奶粉。吃完和姥姥姥爷玩,姥姥唱《快乐长大》,好听。姥爷老挠我,哎呀,等着!我长大一定挠回来!大奶牛进门,只好勉强再吃些奶,咬了她几口,让她乱跑!然后又睡着了。

          一大觉醒来,太阳斜坠,挺暖和的。奶奶和爷爷去七里山打扫卫生。大奶牛喂过,带我去楼对面的长亭里玩,看见一小瘦妞芮芮,比我大一岁,和她碰了碰手,我有点反应,拉了。因已四天没拉屎,奶牛很是激动,抱我跑回家,洗换一番,丫笨手笨脚的招我烦,哭一顿。奶奶回来抱着走,才好了。

          小睡片刻,醒来,发现身边老是晃来晃去的几个人都在桌前吧唧嘴,于是我也拽块馒头皮塞到嘴里,当即被抢走,我大大的生气,哭。给各种玩具,听black sun。又被奶牛喂了奶。喝钙粉水。玩了会,洗澡澡。水热热,开始有点紧张,两颗巨大的头颅俯视下来,上下其手,嗯嗯,还不错。然后擦干抱进热被窝,奶牛妈又给做操按摩,揉来搓去,一会儿我就累了,直哼哼。

          今天见了不少东西,脑子里的齿轮嗡嗡直响。咬上安抚奶嘴,算了,不跟自己较劲了,我睡吧,乖乖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好有纪念意义呀
  • 卷哥,慢读